况觖制
2019-06-14 05:31:07

  60年南洋漂泊 20载落叶无根 最老近百岁最小亦八十

  在顺德生活着中国最后一批自梳女,她们终身不嫁,于上世纪30年代前往南洋打工,直到1992年前后才陆续回国。当时,她们大多持新加坡或马来西亚的护照入境,如今绝大多数人都属超期居留。

  去年年底,公安部批准了14位顺德自梳女恢复国籍的申请,这些孤单了一生的老人,终于圆了叶落归根的梦想。

  在顺德,生活着中国最后一批自梳女,她们终身不嫁,于上世纪30年代漂洋过海前往南洋打工,并取得了当地国籍,直到1992年前后,她们才陆续回国。

  近年来,这些老人的签证陆续过期,她们提出了恢复中国国籍的申请,希望能够在故乡安度晚年。

  为了帮助这些孤独的老人圆一个回家的梦,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多次到顺德调研,将老人的申请材料上报公安部。去年12月,公安部正式批准了欧阳琼等14位老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申请。

  今年1月21日,欧阳琼等14名姑太(顺德地区对自梳女的尊称)在顺德区均安镇冰玉堂亲手接过了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证书及户口本。中国最后一批自梳女飘零半个多世纪后,终于落叶归根,回家梦圆。

  自梳女:

  终身不嫁漂洋过海谋生

  在顺德,生活着中国最后一批自梳女。“自梳女”是珠三角地区独有的特殊群体,有300多年的历史。

  据《顺德县志》记载:清朝后期,顺德蚕丝业发达,许多女工收入可观,经济独立。她们看到一些姐妹出嫁后地位低微,在婆家受气,不甘受此束缚,情愿终身不嫁。她们将自己的辫子挽成发髻,表示终身不嫁,被称为自梳女。

  20世纪30年代,珠三角地区蚕丝业衰落,自梳女结伴漂洋过海前往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打工,很多人都加入了当地的国籍。1992年前后,她们陆续回国。自梳女筹款建立了冰玉堂,取冰清玉洁之意。按照旧俗,自梳女是不能死在村里的,只能住在冰玉堂里。随着时世更替,自梳女不能死在村里的规矩逐渐消失了,她们逐渐回到了亲人身边。

  据顺德侨联介绍,目前当地有“自梳女”76名,其中40多名定居在顺德均安镇,年纪最大的已近百岁,年纪最小的也80岁了,她们或许是内地最后一批“自梳女”了。

  过往:

  南洋打工大半生才回故里

  大多数自梳女把一生献给了家人,除了在南洋打工寄钱回家外,她们还会捐钱给村里。

  顺德的自梳女聪明勤快,当时只有有钱人家才能请得起她们。其中,经历最“辉煌”的莫过于均安仓门的欧阳焕燕,她曾先后在陈嘉庚和李光耀家里打工。

  14岁时,欧阳焕燕就跟着族人一起到新加坡。后来,日军入侵新加坡,陈嘉庚一家人准备带着她一齐离开。但欧阳焕燕的大姐考虑到欧阳焕燕年轻,就没有允许,陈嘉庚就让她们姐俩代为看护小女儿。欧阳焕燕和姐姐悉心照顾陈嘉庚的小女儿一段时间后,将孩子送到了陈的亲戚家。战后,陈嘉庚回到新加坡找到“阿燕”时,“阿燕”已到隔壁李光耀家打工去了。李家大小姐李玮玲,就是“阿燕”一手带大的。上世纪90年代,欧阳焕燕放弃了新加坡的一切,回到顺德。

  晚年:

  签证陆续过期生活无保障

  随着自梳女陆续回国养老,国籍问题逐渐成为她们的“心病”。据了解,当年自梳女持新加坡或马来西亚护照入境,办理了签证。至2009年,只有一位“自梳女”的护照签证有效,其余的签证都已过期。如果“自梳女”要继续留存内地生活,必须恢复中国国籍。

  另一个问题是医疗与社保。有一位自梳女说,有次她生病住院,花了2000多元。自梳女没有本地户口,所以没有任何医疗保障,也不能买社保。

  不过,每年均安镇侨联都会将一份特殊申请递交给相关部门,有了这份申请,自梳女可购买享受住院医疗政策,但仍不能享受医疗门诊政策。

  归根:

  经公安部特批恢复中国国籍

  2009年3月,均安镇联合顺德区归国华侨联合会,向公安部门递交申请,要求恢复自梳女的中国国籍。

  由于大部分“自梳女”的护照已经过期或丢失,收集资料难度很大,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曾多次派专人赴顺德均安调查其户籍资料,寻觅户籍证据,然后将申请材料上报公安部。2010年12月,公安部正式批准了欧阳琼等14位老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申请。

  2011年1月21日,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副局长陈沂雄在顺德区均安镇冰玉堂亲手为欧阳琼等14名姑太颁发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证书及户口本。

  据了解,目前还有一位自梳女在申请中国国籍。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此次申请的14位自梳女已全部获得公安部特批,获得中国国籍。由于申请收集资料难度较大,有部分自梳女放弃了申请。(王鹤 粤公宣)